邵国青研究员谈猪支原体肺炎防控:管理+疫苗+药物,三管齐下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8-04-20 来源:猪兜原创 作者:王恩慧

(猪兜 王恩慧)“疫苗接种是预防和净化猪气喘病最有效的手段,越来越多的猪场重视并采取疫苗免疫措施。”谈到猪支原体肺炎(又称猪气喘病)的防控,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副所长邵国青研究员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很多人知道猪支原体肺炎,可能更多的还是停留在过去的认知里。此次,从事猪支原体肺炎免疫研究多年的邵国青研究员,不仅深入浅出地剖析了猪支原体肺炎在国内外的流行现状、研究进展,对现有疫苗产品的优缺点分析也鞭辟入里,同时还高屋建瓴地提出了未来疫苗的研究方向,最终落脚到该病的科学防控及净化上,帮助我们重新认识了猪支原体肺炎。
 

1.jpg

邵国青研究员,博导,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副所长,农业部动物疫病防控专家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疫苗接种是预防和净化猪气喘病的最有效手段
《规模e猪》:邵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此次专访。请问邵老师,目前猪支原体肺炎在全球的感染及发病状况是怎样的?由于死亡率不高,该病一度不被养猪人重视,现在情况是否好转?
邵:猪肺炎支原体(M.hyo)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养猪场,带菌散毒猪群普遍存在,发病率在38%~100%。国内商品猪场几乎100%感染猪肺炎支原体,规模较大的集约化猪场,架子猪和肥育猪的血清阳性率高达30%~94%,发病率为30%~50%。有报道称,多数国家猪肺炎支原体感染率高达100%,30%~80%的屠宰肥猪肺部有明显的气喘病病变,美国99%的猪群可能受此影响。
近年来,随着集约化养猪业的发展,猪瘟、猪伪狂犬病和猪口蹄疫等烈性传染病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被净化或有效控制,猪支原体肺炎成为当今和将来制约全球养猪业发展的重要疾病之一。据估测,20世纪末用于防治猪支原体肺炎的疫苗费用已超过1.1亿英镑/年;美国猪场45%的防疫费用用于采购猪支原体肺炎疫苗。
疫苗接种是预防和净化猪气喘病最有效的手段。大量临床试验统计数据显示,免疫猪发病率减少,肺部病变减轻,生产指标有明显提高。我国每年支原体肺炎疫苗批签发总量已经超过1亿头份,越来越多的猪场重视并采取疫苗免疫措施。


《规模e猪》:国内猪支原体肺炎疫苗的普及率不高,是什么原因?
邵:主要原因是养殖户未能充分了解猪支原体肺炎的危害,对猪支原体肺炎疫苗也缺乏正确的认识,有一部分养殖户尝试过疫苗免疫,但发现用了疫苗之后猪还是会喘气,所以他们对猪支原体疫苗是持抗拒态度。多数规模化猪场对猪支原体肺炎的认识比较深刻,这一部分人将猪支原体肺炎疫苗列入必须的免疫程序内。
 

现有疫苗产品仍需改进
《规模e猪》:您如何评价灭活疫苗和弱毒活疫苗的免疫效果?
邵:国内外临床试验结果表明,猪气喘病康复猪具有抗感染免疫的功能。自上世纪70年代起,国内外开始研制活疫苗和灭活疫苗,直到90年代末美国注册了第一个灭活疫苗,但免疫效果有限。中国注册了第一个活疫苗,但由于生产工艺限制,不能规模化生产。本世纪初,活疫苗和灭活疫苗的研制才出现突破而广泛应用,对猪呼吸道疾病的防控发挥了核心作用。
猪支原体肺炎活疫苗
我国经过30多年攻关协作,成功研发猪支原体肺炎活疫苗(168株、LMP、RM48株),并上市应用。
1974年,江苏省农业科学院汇集全国12个省市400多份病料,分离获得具有强毒力的安宁系168株。使用动物回归与无细胞培养有机结合的致弱新技术,经14年连续继代,到F322代致病性丧失,且保持良好的免疫原性,育成168株弱毒苗。肺内免疫1次注射,2周内可产生保护力,免疫期长达9个月,平均保护率84%。该疫苗于2007年上市,近亿头份临床应用证明安全高效。
1985年,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育成乳兔继代弱毒株(R790株),使用688-843代有效,但需乳兔肺组织或鸡胚卵黄囊生产,生产工艺有限制。后经传代驯化,育成可以无细胞培养的RM48株,2014年上市,经胸腔免疫或鼻腔喷雾免疫,保护率可达78%以上,免疫期半年以上。
国内猪支原体肺炎活疫苗产品生产销售情况见表1(此处略,详见2018年第4期《规模e猪》)。猪支原体肺炎活疫苗具有免疫效力高的优点,但肺内免疫、胸腔免疫、鼻腔喷雾免疫的方法仍需进一步改进。
猪支原体肺炎灭活疫苗
上世纪90年代末,猪支原体肺炎灭活疫苗上市后,其免疫有效性受到质疑。免疫佐剂的改进增加了灭活苗的免疫效力(《猪病学》第九版),对猪呼吸道疾病复合征防治有明显的作用。目前灭活疫苗占据主要市场份额(表2,此处略,详见2018年第4期《规模e猪》)。
美国辉瑞率先注册的瑞倍适使用4.5%的大豆磷脂做成水包油佐剂。也有灭活苗使用白油佐剂、Carbopol水质佐剂、Emunade水包油佐剂、氢氧化铝胶水佐剂、QS-21非油质佐剂、水性聚合体佐剂等。通常油性佐剂和二次免疫有较好的免疫作用,但出于动物福利的考虑,市场更接受水佐剂和单针免疫,免疫期3~6个月,保护率40%~67%(17thIPVS,2002, 18thIPVS,2004)。
灭活苗不能在宿主体内模拟病原感染,只能提供部分保护,而且对于阻止猪肺炎支原体的传播作用很有限,提高免疫效力是主要难题。
 

低应激、多联多价疫苗将是研发方向
《规模e猪》:
请您介绍一下处于研发阶段的新疫苗的进展。未来猪支原体肺炎疫苗的研发方向是什么?
邵:安全高效、应激反应小、使用方便、成本低廉的疫苗是未来猪支原体肺炎生物制品的研发目标,猪呼吸道疾病多联多价疫苗是未来的研发方向。
由于猪支原体肺炎在病原学、致病机制、免疫抑制和免疫逃逸机制等方面的基础研究不足,尚不清楚猪肺炎支原体的主要抗原表位,限制了高效疫苗的研发。
国际支原体组织(IOM)2016年将活疫苗研发作为近期研究方向,认为活疫苗免疫是防控细菌病最高效的方法之一。
提高细菌疫苗的免疫效力是世界性难题,而猪肺炎支原体的免疫原性十分微弱,因此,新型疫苗研发首先要使用高效佐剂,尤其是黏膜免疫佐剂;通过候选疫苗的鉴别、生产和评估的新技术、新方法的研究,尤其是保护性抗原的鉴定、利用新型佐剂和新接种途径提高疫苗免疫效力,以及提高疫苗安全性,是下一代疫苗设计的新策略;气溶胶黏膜免疫新技术、新型黏膜免疫佐剂的使用,可以使猪支原体肺炎活疫苗的应用达到主导地位;通过猪肺炎支原体病原学与免疫学等平台技术的研究,揭示猪肺炎支原体感染与免疫机制,并可筛选出可作为疫苗靶位的保护性抗原。最终建立疫苗安全性、效力评价的客观标准和体内体外模型,研发低应激、多联多价疫苗,使猪呼吸道疾病得到有效控制。
 

管理+疫苗+药物,三管齐下
《规模e猪》:
防控猪支原体肺炎的有效措施有哪些?国外有哪些成功的经验可借鉴?
邵:首先改善环境。生物安全和环境管理十分重要。虽然现在规模化猪场采取了很好的生物安全措施,但仍会使猪肺炎支原体有机可乘,我们必须通过猪舍温度、湿度、空气流通、养殖密度等各方面细节的把控,达到防控猪支原体肺炎的目的。尤其是养殖密度方面,在养猪各个阶段,我们要进行不同的养殖密度调整,这对预防疾病会有很大的帮助。
对于动物养殖生物安全,欧盟已经有了严格的要求和明文标准,将生物安全分解为外部生物安全及内部生物安全等。
其次,疫苗免疫是一个长期的策略,要根据不同状况和发病程度酌情决定是否需要进行疫苗免疫。
当然,在猪支原体肺炎的防控中,可以使用抗生素来进行疾病治疗,通过抗生素配合疫苗免疫达到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规模e猪》:现阶段如何看待猪支原体肺炎的净化?
邵:为提高猪的健康水平及福利以增加养猪业的经济效益,猪健康控制组织(Pig Health Control Organisation)早在1960年就开始着手用减群及重扩群的方法实施猪支原体肺炎净化。但该计划花费非常昂贵,并且有20%的重感染率。此后,各个国家就开始了猪支原体肺炎净化的研究。
不管是药物还是疫苗,均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因此必须合理地将药物与疫苗联合使用,并配合科学的猪场养殖与管理技术,三管齐下,才能有效地控制猪场猪支原体肺炎的感染。即便三管齐下,根据Maria Pieters等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如果要完全净化猪群中的猪支原体肺炎至少需要254天。可见猪群中猪支原体肺炎的净化是一件比较艰巨的事情,尤其是在中国这种国土面积大、经济相对欠发达的大国。
个人认为,国内实施猪支原体肺炎的净化,可以根据各地不同猪场的规模、经济实力、商品特点、地理位置及发病情况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制定适合自己场内的净化程序。但为保证国内猪群的健康稳定及长远发展,在核心种猪场内实施国家级或区域性猪支原体肺炎净化控制体系是非常有必要和可行的。
 

记者手记: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从病原学、致病机制、免疫机制等方面的研究,到安全、高效疫苗的研发,都为猪支原体肺炎的防控和净化提供了坚实的基础。然而,正如邵老师所言:“猪气喘病真的没那么简单。”其防控和净化更是如此。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以此与猪场朋友们共勉。

(原文详见2018年第4期《规模e猪》)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