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病净化进行时: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7-09-26 来源:规模e猪 作者:王恩慧

 

  (规模e猪 王恩慧)近几年,猪病净化的理念已经渐渐深入养猪人的心中。不管是因为相关政策陆续出台,一些专家的倡导和呼吁,还是源于养猪行业的不断发展、市场竞争的要求,亦或是养猪人整体职业素养的提升,猪病净化都势在必行。
  从源头净化,污水变清水
  种猪的交易和流通是造成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猪蓝耳病,PRRS)、猪伪狂犬病(PR)、猪瘟(CSF)等疫病传播的重要途径之一,正因此,推进种猪场疫病净化,建设猪蓝耳病、猪伪狂犬病和猪瘟阴性种猪场,从源头清除病原,是有效控制这些疫病的根本出路。正如中国农业大学杨汉春教授所言:“如果种猪是带毒的,疫病永远控制不好。”实际上,在养猪生产中,猪场引种后猪群发病的案例屡见不鲜。
  笔者在参加各种行业会议时,经常听到业内人士探讨猪蓝耳病、猪伪狂犬病或猪瘟净化方面的话题,内容或深,或浅,或宏观,或具体,无一不印证了“猪病净化”已植根于养猪业。我们知道,对于猪伪狂犬病,疫苗免疫只能控制临床发病和降低排毒,并不能清除带毒。这也意味着,无论猪场疫苗免疫多少次,一旦有野毒存在或传入猪场,均会造成猪群感染。早在2015年11月1日第4期“猪兜会客厅”节目现场,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副所长邵国青研究员就曾表态:“控制猪伪狂犬病,只有净化一条路可走。”
  日前,提到猪场疫病净化,杨汉春再次发表了他的“污水变清水”的观点。杨汉春将带毒的病猪比作污水,将猪病净化工作比作加清水,他这样形容道:“一盆污水,必须加清水,才能变清。否则永远是一盆污水。”
 
22.jpg
 
  企业是主体
  从国家层面来说,猪病净化工作早已被提上日程。《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年)》中对高致病性蓝耳病、猪瘟、猪伪狂犬病、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4类猪病提出的净化预期,是到2020年全国所有种猪场达到净化标准。
  农业部兽医行政部门颁布的相关政策作为指导原则,可以帮助企业制定切实可行的净化方案。譬如,《种猪场疫病净化指导意见(2016-2020年)》、《种公猪站主要疫病净化评估标准(征求意见稿)》、《国家高致病性猪蓝耳病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年)》、《国家猪瘟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等文件相继出台并落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于2014年起,组织开展了规模化养殖场主要动物疫病净化示范创建活动,考核评估主要动物疫病净化创建场、示范场;2016年底,又牵头开展了广西贵港地区主要猪病净化示范区建设项目,这是全国首个主要猪病净化示范区,计划通过未来五年的努力,实现广西贵港地区猪瘟、猪伪狂犬病和猪繁殖与障碍综合征等疾病的净化,该示范区的建设将为我国动物疫病从养殖场净化到区域净化、从预防控制到净化乃至消灭,建立新机制、探索新方法、总结新模式、提供新经验。
  当然,猪病净化工作要落到实处,养猪企业应该是主体。毕竟,企业承担了检测、淘汰猪只等成本。“从源头上净化猪病,很多实际工作尚需种猪企业自觉去做。”杨汉春说。
  猪病净化进行时: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我们可以从猪蓝耳病净化之路中窥见一斑。猪蓝耳病是影响养猪生产的重要疫病,这是不争的事实。国家高致病性猪蓝耳病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年)提出,到2020年底,全国核心育种场达到净化标准(即连续24个月以上无临床病例,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野毒感染病原学和抗体检测阴性),其他养殖场(户)达到稳定控制标准(即连续12个月以上临床发病率≤5%)。事实上,很多猪场早已走在净化猪蓝耳病的道路上。
  现实的情况是,目前国内猪群PRRS疫情形势依然复杂,自2014年开始流行的类NADC30毒株,已成为近年来的流行毒株。据了解,类NADC30毒株感染猪场以母猪流产等繁殖障碍为主,哺乳仔猪、保育猪和生长育肥猪以呼吸道疾病为主,细菌继发感染和死淘率增高。研究还表明,已监测和分离到类NADC30毒株与我国高致病性毒株和猪场使用的减毒活疫苗病毒的重组病毒,从而加剧了猪蓝耳病毒(PRRSV)毒株的多样性和临床的复杂性。业内有观点称,现有的疫苗免疫不能抵抗该毒株的感染,仅能提供有限的交叉免疫保护。
  据了解,疫苗免疫是目前防控PRRS的主要手段,有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使用PRRS疫苗的养殖场占参与调查猪场总数的78%。尽管目前PRRS疫苗免疫在猪场较普遍,但商品猪场仍普遍阳性,PRRS阴性种猪场更是屈指可数。不仅如此,因疫苗使用而引发的临床问题也不容小觑。
  目前来看,猪病净化之路,国家重视、企业觉醒,有方向,有进展,也有难题。道阻且长,我们行则将至。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