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重:疫苗研发有新进展!实验室提供的疫苗原型可以保护100%Georgia病毒实验室攻毒的猪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8-11-06 来源:猪兜融媒体
CReSA 负责人费尔南多·罗德里格斯解释了目前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进展

 

我们必须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还没有针对非洲猪瘟的疫苗? 

ASF病毒本身很复杂,就像它的流行病学周期一样,它不仅仅只有一种易感宿主:欧洲的猪和野猪,非洲的情况更复杂,因其有两个天然宿主:钝缘蜱和疣猪。

但这仅是个人评估,更加复杂的是我们不能稳定和协调的持续研究这一课题,2000年初,因认为该病毒不再是威胁而关闭了当时最好的实验室。而现在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目前ASF疫苗的研发处于什么阶段?使用何种指导方针?什么时候会有ASF疫苗?

无论如何,目前在ASF疫苗研究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展,就以下几种疫苗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成功:

 

经典的灭活疫苗对非洲猪瘟病毒没有效果。至少就至今为止的配制方式而言,很可能是由于其无法产生细胞毒性T细胞,这是清除感染细胞所必需的。

 

减毒活疫苗。无论是采用经典方法还是通过基因操作,它们都能提供很好的保护水平,至少对同源毒株是如此。至今,这一战略被认为更接近市场,几乎所有的研究小组都寄希望于此,正如最近由欧盟委员会专家起草的一份报告所示。这并不容易,因目前的原型,包括美国农业部在普拉姆岛实验室开发的原型以及通过Severo Ochoa分子生物学中心和CreSA-IRTA合作获得的原型都需在不久的将来进行完善,主要是从它们的安全性和DIVA能力(可区分疫苗接种和自然感染动物)的角度出发。由USDA-ARS和CreSA-IRTA组成的联盟保证了原型的优化。企业的兴趣以及欧盟的资金支持让人们对5到10年内市场上出现减毒疫苗的可能性持乐观态度,谨记该最后期限是由对市场营销知之甚少的乐观科学家提出的。

 

减毒与亚单位疫苗。欧洲委员会的同一份报告鼓励我们继续以亚单位为基础开展未来的疫苗研究。病毒非常复杂,有超过200种不同的蛋白质,难以进行体内给予,以使其最佳地递呈给免疫系统,在商品化阶段更加保守。尽管其在安全性和可追溯方面具有巨大优势,但我们必须考虑到目前为止其针对致命ASFV菌株所表现出的低效率。我们必须继续共同努力,鉴定保护病毒的抗原和负责保护的免疫机制。总之,基础研究需要更多的投入。

 

根据目前可用的信息,疫苗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如何?

将实验室结果推广到现场总是很困难。我们今天唯一可以说的是,我们实验室提供的疫苗原型可以保护100%Georgia病毒实验室攻毒的猪,此处的保护理解为避免死亡的能力(对照动物在10天内死亡)。与对照相比,一些动物在短时间内在血液和鼻分泌物中检测到的病毒量减少。

 

该疫苗必须实现哪些目标?

关键问题是安全级别和DIVA能力。我们不能忽视它是一种活疫苗,故它必须在极大的安全保障下使用。基于亚单位的疫苗的使用将更容易且限制性更小。

尽管注射给药很可能会被业界更好地接受,但我们不应忘记口服给药可通过诱饵接种野猪,与现在正在测试的经典猪瘟结核病疫苗类似。

 

考虑到这种疾病在过去几年中的影响,是否有足够的全球资源用于研究?

现在可能更多地关注这个问题,并且为此分配了更多的资金,但如果不长期持续下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资料来源:世界猪业之窗;经过本平台汇编,若文章作者有认为有不妥之处,请留言联系本微信公众平台,本平台将立即与您磋商并解决相关事宜。)

猪兜爱养猪)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