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业应坚持科学利用、逐步减用、严禁滥用抗生素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8-06-02 来源:猪兜原创 作者:王恩慧
(猪兜 王恩慧)安全的食品来自于健康的动物。在畜禽养殖中,兽药的使用必不可少,当然也包括养猪业。实际上,按照国家兽药使用安全规定规范使用兽药抗菌药,严格执行兽用处方药制度和休药期制度,也是确保猪肉产品安全的关键。因此,减少使用、杜绝滥用抗生素,对于当下的养猪业更具现实意义。“随着养猪业的发展,用药量必将持续下降,包括疫苗、药物以及饲料添加剂。”浙江惠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动保企业联盟总经理张习平在接受《规模e猪》记者采访时说。
 
从“超级细菌”说起
 
1.png 
 
“抗生素对畜牧业的发展功不可没,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为满足人民群众对畜产品需求的供应起到了促进作用。但是,在现阶段供过于求、消费者对优质安全畜产品的需求不断扩大的阶段,禁抗、限抗是必然的。因为抗生素的滥用,其不良反应、耐药性、抗药性、环境污染等问题危害严重,甚至催生了具有超强耐药能力的‘超级细菌’,导致了许多药物无法治疗的‘超级感染’。”浙江金大康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研发总监兰新财援引一项研究报告的数据,进一步指出,“有报告表示,到2050年耐药感染每年可能会夺走1000万人的生命,比现在死于癌症的人数还多!”
当细菌发生变异,使抗生素对于需要用这种药物治疗感染的人们不再有效,就称之为抗生素耐药。据报道,由于长时间内对抗生素过度依赖和滥用,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超级细菌”越来越强大,乃至成为世界安全的巨大威胁。
青霉素是在1929年最先被发现的抗生素。抗生素的发现和使用让人类掌握了与疾病抗争的一大武器,广泛应用于医疗卫生、农业养殖等领域,在治疗感染性疾病、防治动物疫病、保障公共卫生安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张习平向《规模e猪》记者表示,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使用,的确曾促进了全世界畜牧业的发展,抗生素一度是解决猪只肠道健康问题最经济、有效的手段。但抗生素被滥用,被作为预防药物使用,超量使用,对食品安全造成了危害,同时导致细菌耐药性的产生。
浙江金大康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叶志惠认为,“禁抗、限抗不仅是国民食品安全的需要,也是我们从畜牧业大国向强国转变的必由之路。畜产品的安全性技术壁垒,导致占全球生猪养殖量50%的我国猪肉,只能在国内销售,基本无法进入国际市场竞争。”
 
理性看待抗生素的使用
饲料本来只提供动物生长和繁殖所需要的各种营养,但部分饲料生产企业为迎合某些养殖场的某些要求,常在饲料中添加某些抗菌药。
据张习平介绍,兽用抗菌药用于养猪业,首先是在饲料里作为添加剂使用,调整肠道菌群,促进生长。由于养殖业的高营养日粮造成了猪只肠道的负担,后肠道的微生物菌群复杂,最早国外抗生素被用于养殖,就是发现添加抗生素后,猪的健康度提升,饲料转化率也提高了。但是随着添加量越来越大,抗生素滥用导致猪群健康度下降,同时也威胁到了人类的健康和安全,同时我国抗生素制剂工艺水平低下,导致大量抗生素未经利用就随粪便排出,严重污染了土地和水源。因此在减抗的路上,提升药物制剂工艺水平,刻不容缓!
业内普遍认为,抗生素作为药物饲料添加剂的用途,是可以用其他措施替代的。叶志惠告诉记者,“常允许使用的药物饲料添加剂,大多数为肠道内不易吸收的抗菌药物,极少进入畜禽体内,对动物主要是改善营养代谢的作用,也有一定的抗感染作用。”
抗菌药的第二个用法是疾病的阶段性预防。我国养猪业引种、转群频繁,猪场环境、圈舍等管理水平不高,一些猪场会阶段性地使用抗生素来预防疾病。对于这种做法,张习平并不认可,他认为抗生素长期低剂量用于预防,会导致耐药性的产生。
叶志惠也不赞同定期使用抗菌药进行猪群的保健。理由有三:一是抗菌药物大多仅有极短的药物后效应,动物在什么时候感染、发病,虽然有一定的规律,但提前给予抗菌药物意义不大,只有在部分猪只出现感染时,为阻止发病范围扩大,才选择敏感抗菌药物进行控制,这不是保健,是“治中带防”的措施。因此,必须给予治疗量的药物浓度,而不是大多数兽医认为的“保健剂量”。二是抗菌药物大多具有毒副作用和免疫抑制作用,经常使用会造成猪的肝肾等器官损伤、肠道菌群失调、免疫系统抑制等不良后果,因此,在没有指征的情况下使用意义不大。三是当前给养殖业造成巨大损失的疫病,主要是病毒性疫病,抗生素对病毒没有效果,用几乎没有效果的抗菌药物预防病毒病,显然是不适宜的。
“只有在发病(细菌病)和发病后有继发或混合细菌感染时,才有必要应用抗菌药物。此时谈替代、减抗是不现实的,无论益生素、中兽药,以及近些年出现的抗菌肽等生物制剂,尚不具备在这方面替代抗生素的能力。”兰新财提醒大家。张习平也表示,用于猪病的治疗,才应该是抗生素的合理用途。
在叶志惠看来,禁抗,指的是禁止在饲料中添加抗菌药,是完全可行的,欧盟禁止饲料药物添加剂已经走过了几十年,只是在禁用初期动物生产性能有所下降,目前早已经超过了饲料禁抗前的生产水平。作为“定期保健”这部分的抗菌药物减抗,也是完全有必要的,特别是低于最小有效剂量的所谓“保健剂量”抗菌药物的使用,除了带来耐药性和毒副作用,其实没有什么意义。而作为治疗用的抗菌药物,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只是要在规定允许使用的品种、剂量上合理使用。
“目前,我国养猪业整体养殖水平不断提高但区域差异大,猪病多发,抗生素既起治病作用,还起预防作用,在一段时间内,抗生素在动物疫病防治中仍占有重要地位。建议摒弃预防用药观念,从提高猪场环境和生物安全措施入手,降低猪群发病率,减少预防性用药。”张习平同时指出,“值得一提的是,在幼龄阶段,目前抗生素的短期应用在控制仔猪腹泻方面是经济、有效的。”
“应鼓励使用动物专用的抗生素,同时,通过药物制剂工艺的改进,提高药物的生物利用度,减少抗菌药的用量,是科学减抗的方式之一。”张习平补充说。
换言之,在饲料中“无抗”是趋势,但治疗性抗生素短时间内仍是无法替代的。在抗生素问题上,当前养猪业需要坚持的原则是科学利用、逐步减用、严禁滥用抗生素。

“替抗”需务实,不能浮躁
随着世界范围内饲料中添加抗菌药的禁用法律的陆续颁布,无抗饲料越来越引起广泛关注,饲料行业无疑进入了一个逐步“替抗”的时代。“作为饲料企业,如何能顺利地完成从‘低抗’到‘无抗’的转变,是每个饲料企业需要面对的挑战。”张习平说。
无抗饲料的定义,是指不含任何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抗生素,且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检测后无存留抗生素药物的饲料。对于猪场而言,使用无抗饲料面临的风险一是可能造成猪群不稳定或养殖成本急剧增高、猪群生产成绩下降等,在减抗的过程中,可以学习、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真正低成本有效的代替抗生素的方案还在完善中。”张习平坦言,“行业太浮躁,当下一些企业炒作过甚。加快研发新型、高效、经济适用的抗生素替代品是逐步减少使用抗生素切实可行的方法。”
抗生素替代品,顾名思义,即可以在饲料中部分或全部替代抗生素的物质。抗生素替代品的配制原理即要以抗生素的作用为根本出发点,结合替代物的作用,最大功效地替代抗生素。
谈到抗生素替代品,张习平直言,“我个人看好益生菌、精油、丁酸钠、酸化剂和可检测成分、工艺可掌握的中草药制剂等。”在他看来,从促进猪只的消化吸收方面考虑,精油是很好的选择;从调节肠道菌群角度,可考虑益生菌;从肠绒毛、肠壁完整性角度,可考虑丁酸钠;从肠道抗菌角度,可考虑酸化剂、精油。但很难使用一个产品解决猪只的所有问题,因此,建议将这些产品进行有机的组合。
对此,叶志惠也表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乳猪饲料:允许添加剂量的饲料药物添加剂,并不能阻止乳猪腹泻的发生,还需要添加酸化剂、酶制剂、益生素/益生元以及高锌等措施进行综合处理。”
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曾公开指出,中药发酵技术与现代科技结合,不仅能增强生猪免疫力,提高生产力,还能提高猪肉品质。
目前市场上的抗生素替代品种类繁多,很多猪场朋友会感到很盲目、无从选择,张习平建议大家选择有生产许可证、成分确定的正规产品,生产企业应具有一定的规模,当然,性价比高、适合猪场使用也是要考虑的因素,另外,还可以参考有哪些饲料企业或大型养猪企业在使用。
张习平还建议政府应鼓励研发高效、无毒、安全,生产性能和经济性能高的抗生素替代品,并加大对具有研发能力的这类企业的政策性扶持力度,以推动新型有效抗生素替代品的研制和生产。
 
猪兜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