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抗养殖,不仅仅听上去很美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8-06-02 来源:猪兜原创 作者:王恩慧
(猪兜 王恩慧)近年由于兽用抗菌药物的不规范使用,导致药物耐药性、破坏动物肠道健康、药物残留、环境污染等问题频现,而且长期使用抗生素还给猪的免疫系统造成了影响,使猪的抗病力下降,更重要的是对人类的健康造成了严重威胁。因此,行业里“无抗养殖”的呼声此起彼伏。然而,客观来说,以养猪业为例,目前猪病纷繁复杂,在现阶段,养殖环节要做到严格意义上的“无抗”几无可能,抗生素在疾病治疗中的作用无可替代,当发生猪病时,治疗性抗生素的科学、合理使用无可非议,但饲料中不使用促生长抗菌药物饲料添加剂,是可以逐步做到的。
 
1.jpg
 
减抗养殖,一直在行动
目前,我国批准动物养殖业使用的兽用抗菌药分为抗生素和合成抗菌药两大类,用于防治动物疾病和促生长。据行业调查初步统计,2016年全国兽用抗菌药(含抗生素)原料药产量为5.47万吨,销量为5.04万吨。
饲料中使用抗生素促生长剂可以起到促进猪的生长、提高饲料转化率和减少猪发病和死亡等作用,因此被猪场广泛应用。但近年来,国内外陆续在猪群中发现耐药基因的存在,使得长期使用抗生素促生长的风险被进一步证实和重视起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世界各国陆续对畜牧业饲料添加剂用抗生素的使用做出限制。2006年,欧盟成员国全面停止所有抗生素生长促进剂;2011年,欧盟委员会宣布“反病菌抗药性五年行动计划”;2014年,德国宣布2015年将“抗菌素耐药性”当作G7主席国的核心任务,德国新修订的药品法引入了抗生素应用最低化理念,抗生素监控涉及德国95%的禽场和约90%的猪场。2015年9月,欧盟公布《关于谨慎使用抗菌类兽药的指南》,号召全世界范围内加强人类用药和兽药行业之间的协作,共同应对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从2010年开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始号召逐步禁止畜牧养殖使用“具有重要医学用途的抗菌药”。
随着我国逐步开始规范对抗生素药物的管理,“饲料禁抗”、“养殖环节减抗”也被提上日程。为保障动物产品质量安全,维护公共卫生安全和生态安全,加之提倡绿色养殖,我国限制减少或停止抗生素使用的政府行动明显加速,农业农村部连续出台了相关的方案、规划。
早在2015年7月,农业部(现农业农村部)印发《全国兽药(抗菌药)综合治理五年行动方案(2015-2019)》就提出,鼓励养殖户选择未添加药物饲料添加剂的饲料产品,推行科学合理用药、安全用药,推进健康养殖。2016年10月,《全国饲料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促进药物饲料添加剂减量使用。2017年制定实施《全国遏制动物源细菌耐药行动计划(2017-2020年)》,着力推动实施促生长兽用抗菌药物逐步退出等6大行动。2018年4月16日,农业农村部兽医局局长冯忠武在湖南长沙召开的2018中国饲料发展论坛上提出,2020年后药物饲料添加剂拟退出市场。4月20日,农业农村部发布通知,力争通过3年时间,实施养殖环节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试点工作,并制定了《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试点工作方案(2018-2021年)》,要求参加试点的养殖场规范合理使用兽用抗菌药,科学审慎使用兽用抗菌药,减少使用促生长类兽用抗菌药,实施兽药使用追溯。
近年,农业农村部共禁止了8种兽药用于食品动物。即2015年禁止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等4种人兽共用抗菌药物用于食品动物,2017年禁止非泼罗尼用于食品动物,2018年1月禁止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用于食品动物。此外,2016年还禁止硫酸黏菌素预混剂用于动物促生长。
 
替抗产品,打开另一扇窗
除了法律和监管措施,发展抗生素替代品则从技术上为抗生素减量打开了新的一扇窗,成为减抗养殖的基础。
冯忠武指出,未来新的兽用抗菌药准入上推行“四不批一鼓励”原则。
具体来说,一不批,是指人用重要抗菌药品种转兽用不批,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兽药企业和科研单位通过简单的途径,直接把人用药通过动物实验转化为兽用,以后这种新兽药将不再受理;二不批,是指需要长期添加用于促进动物生长作用的不批,像喹乙醇、有机砷等属于长期添加,现在已明确新的兽药已经不再受理;三不批,是指易蓄积残留超标的不批,虽然某些兽药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如果在动物体内易蓄积,易产生残留,对人身体健康产生威胁的,也不会受理;四不批,是指易产生交叉耐药性的兽药不批,耐药性是全球非常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必须从源头抓起,从兽药的研发、生产、使用环节抓起,只有从源头抓起,才能保护人类有限的医药资源,保障食品安全,最终保障人类的健康。
冯忠武还表示,新兽药报批将鼓励企业和科研单位进行新型动物专用抗生素研制,研发中兽药、益生素等新产品。农业农村部在前述《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试点工作方案(2018-2021年)》中也明确提出,要积极探索使用兽用抗菌药替代品,逐步减少促生长兽用抗菌药使用品种和使用量。据笔者了解,我国现有的替抗产品包括中草药制剂、微生态制剂、抗菌肽、精油、益生素、酶制剂、酸化剂等。
丹麦的经验也告诉我们:在改善养殖管理水平,提高养殖场的卫生和生物安全防控,使用安全、新型饲料添加剂的情况下,减少或停止使用抗生素是可能的。
显然,“饲料禁抗”、“养殖环节减抗”并不仅仅听上去很美,但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言,要减少抗生素的使用,必须依靠优良品种培育、畜禽疫病防控基础理论与防控技术、抗生素替代品研发、养殖环境控制与粪污处理、养殖设施设备与信息化技术等多方面技术的储备和集成才能实现。 
 
猪兜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