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蓝耳病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评价——第12期猪兜会客厅专家演讲精彩部分汇总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8-05-15
编者按:
猪蓝耳病疫苗到底免不免?我国商品化的猪蓝耳病疫苗种类繁多,如何选择疫苗?猪蓝耳病弱毒活疫苗是否安全?其免疫效力如何?
为了解答众多猪场朋友在防控猪蓝耳病时的困惑,我们邀请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黄毓茂博士(以下简称“黄”)、于博博士(以下简称“于”)和硕腾(中国)猪业务技术负责人王科文博士(以下简称“王”),共同做客第12期猪兜会客厅节目,探讨猪蓝耳病免疫的是是非非。
 
猪蓝耳病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评价
——第12期猪兜会客厅专家演讲精彩部分汇总
本刊汇编
第一节:猪蓝耳病的基本情况
黄:非常高兴来到猪兜会客厅,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先来聊聊猪蓝耳病及其病原。
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俗称“猪蓝耳病”,是由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引起的一种以生长猪呼吸道疾病和种猪繁殖障碍为主要特征的传染病。
1987年,它首先发生在美国,引起母猪流产风暴,导致妊娠母猪早期胚胎死亡,后期流产、早产、死胎、弱仔等繁殖障碍问题,以及生长猪的呼吸道问题和继发感染等。之后,传遍北美主要养猪地区。上个世纪90年代初,欧洲开始出现猪蓝耳病,90年代中期在亚洲也开始出现。到目前为止,除新西兰、澳大利亚和芬兰、挪威、瑞士等几个北欧国家仍然保持阴性以外,世界上其他主要养猪国家都广泛存在猪蓝耳病。 
 
1.png
三位专家讲解
 
于:猪蓝耳病的致病病原是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为有囊膜的单股正链RNA病毒,归类于动脉炎病毒科、动脉炎病毒属。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最新的分类显示,动脉炎病毒科有5个属,猪蓝耳病病毒归类于猪动脉炎病毒属。猪蓝耳病病毒基因组全长约15 kb,至少包含有12个开放阅读框(ORF)。基于基因组序列及抗原特性的差异,猪蓝耳病病毒被分为两大基因型,即欧洲型(基因1型)和北美洲型(基因2型),两大基因型毒株间核苷酸相似性仅为60%多。目前全球范围内,欧洲型猪蓝耳病病毒基于ORF7可分为1、2、3、4等四个亚型,美洲株猪蓝耳病病毒基于ORF5可分为1、2、3、4、5、6、7、8、9等九个谱系,不同谱系之间毒株核酸同源性差异较大,差异在10%~18%之间。
黄:王博士,你们实验室一直在跟踪蓝耳病的流行情况、调查分析,请您来介绍下猪蓝耳病在我国的流行情况?
王:好的。应该来说,从1995年底北京暴发第一例猪蓝耳病到现在,猪蓝耳病在我国经历了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1995年~2006年,该阶段以流行类中国经典毒株Ch-1a为主(基于ORF5基因,属于谱系8.1),导致的临床问题多以母猪后期流产、早产为主,单纯PRRSV对生长猪群致死力不强,往往因为感染猪蓝耳病毒后免疫抑制导致免疫力下降,出现大量的继发感染,从而导致生产损失;2002年以后,报道出现中国经典到高致病性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的过渡毒株(以HB-1为代表);2006年5月以后,我国开始出现HP-PRRSV(基于ORF5的全球分类标准,属于谱系8.3),该病毒的致病力和免疫抑制能力都很强,可导致猪群80%~100%的发病率和20%~100%的死亡率,给我国养猪业造成重大损失;2010年华南地区分离到谱系3的PRRSV QYYZ毒株;2013年河南首先报道出现了属于谱系1的类NADC30毒株,近几年在这类毒株流行的母猪群,甚至已经免疫PRRS疫苗的母猪群,临床上出现较高比例的妊娠后期流产。
于:黄老师,目前猪蓝耳病在我国的感染现状是怎样的?流行的优势毒株是哪个?
黄:在流行毒株方面。研究表明,尽管时有报道在我国猪群发现欧洲株(基因1型)PRRSV,但目前感染的PRRSV毒株还是以美洲株为主,基于ORF5基因分类的基础上,存在谱系1、3、5、8等4个谱系,在谱系8的毒株中,绝大部分属于HP-PRRSV。
王:我们实验室对近两年91个猪场269个猪蓝耳病毒阳性临床样本的ORF5测序结果进行了分析,发现单纯感染HP-PRRSV和类NADC30毒株的猪场最高,分别占45/91和18/91,综合单纯感染和混合感染结果,猪场感染HP-PRRSV和类NADC30的比例分别为60/91和29/91。我们同时发现:HP-PRRSV分布很广,全国各个养猪地区基本都存在,类QYYZ毒株多在南方,类NADC30有全国扩散的趋势。另外,据全基因序列分析发现,田间存在一些谱系间重组的复杂毒株。
黄:阳性猪场的比例是怎样的状况?王博士,是不是也有相应的数据?
王:在阳性猪场比例方面,我们实验室通过对近两年检测的775个猪场的PRRS抗体检测结果分析,只发现4个猪场母猪群和生长猪群抗体都是阴性,阴性场比例只占到0.52%;10个猪场母猪群抗体阳性而生长猪群抗体阴性,也只占到1.29%;其余猪场的母猪群、生长猪群都是抗体阳性。
另外,370个送检抗原的猪场,68.92%为抗原阳性场;1808个抗原检测样本中44.14%为阳性;60922个抗体检测样本中,平均阳性率81.55%。
于:我国猪蓝耳病的流行很普遍。这些年,猪蓝耳病给全球养猪业包括我国养猪业,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黄:的确如此。我分享一组数据:以美国为例,据美国国家猪肉生产委员会(NPB)估计,2005年猪蓝耳病导致美国养猪业的直接经济损失为5.6亿美元,2011年猪蓝耳病导致美国养猪业的直接经济损失为6.64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为4.7779亿美元。
于:我国生猪养殖数量庞大,猪蓝耳病造成的损失更是惨重。如果按黄老师分享的数据,以我国生猪出栏量约为美国6倍估算,猪蓝耳病导致我国养猪业的损失应该超过400亿元人民币。这里要注意:美国有近50%的猪场都是猪蓝耳病阴性猪场。
王:如果这样说,猪蓝耳病成为我国猪场疫病防控的重中之重。猪蓝耳病从出现到现在已经超过30年,请问黄老师,国内外有哪些防控措施被证明是有效的?
黄:这30多年来,世界各地兽医、科学家、生产者对防控该病都进行了积极的探索,也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有的地区甚至净化了该病。常见的防控措施有生物安全、封群、减群及建群、后备母猪驯化、MCREBEL、野毒主动感染、疫苗免疫等。
于:其中,疫苗免疫是控制猪蓝耳病的重要手段。自1994年全球第一个猪蓝耳病减毒活疫苗在美国上市后,已超过20多年,基于欧洲株和美洲株都出现了一些疫苗。我国现有的商品化猪蓝耳病都是基于美洲株的,共有2种灭活疫苗和7种减毒活疫苗,2种灭活苗分别基于Ch-1a和HP-PRRSV JXA1毒株基础上灭活而来;7种减毒活疫苗,其中2株属于谱系5的R98、Ingelvac PRRS MLV,1株属于中国经典的CH-1R,4株属于HP-PRRSV(为谱系8.3)的JXA1-R、TJM-F92、HuN4-F112、GDr180。
王:目前国内猪场使用猪蓝耳病疫苗的比例较高。据我们实验室统计,近两年送检的918个猪场中,母猪群和生长猪群都没有免疫蓝耳病疫苗的猪场占13.94%,只是母猪群没有免疫的占15.36%,只是生长猪群没有免疫的占24.84%;免疫自家苗和灭活苗很少(都只有1家);绝大多数使用蓝耳病疫苗的猪场都使用同一个毒株的疫苗,只有3.29%的猪场母猪群和生长猪群使用不同毒株的疫苗;使用谱系5(VR-2332和R98)和中国经典毒株CH-1R毒株的猪场约占30%,其他为使用HP-PRRSV疫苗,其中使用TJM-F92的占到58.1%。
黄:在母猪群和生长猪群免疫猪蓝耳病疫苗的具体情况,分别是什么样的?
王:我这里有一些数据。根据统计,918个猪场中,在母猪群免疫蓝耳病疫苗的777个猪场,90.2%的猪场采用每年普免2~4次,6.95%的猪场采用跟胎免疫;在生长猪群免疫蓝耳病疫苗的690个猪群中,85.88%的猪场免疫1次,其中在11~17日龄免疫的占73.95%。另有13.96%的猪场免疫2次, 其中5~10天和21~28天、5~10天和35~50天、11~17天和28~35天、11~21天和36~50天占主要,分别占24.73%、9.68%、20.43%、38.71%。
于:不可否认,疫苗免疫作为控制传染病的重要手段,被广泛运用来控制猪蓝耳病。但是,由于我国猪蓝耳病疫苗种类繁多,临床应用中不合理、滥用现象普遍,使用过程中也存在诸多误区,导致免疫猪场常有猪蓝耳病病例发生,业内对猪蓝耳病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产生了疑惑。
黄:行业内对于猪蓝耳病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的争议一直都存在。综合国内外的研究数据表明,灭活疫苗免疫效力低下或没有,减毒活疫苗是目前控制PRRSV 使用最广泛的疫苗,有效的减毒活疫苗的免疫在减轻、减少临床症状,减少排毒,减少临床生产损失,改进生产性能等方面得到了证实。但是在免疫PRRS疫苗的猪场常有PRRS病例发生,甚至暴发的发生,这就使得行内人士对其安全性和效力产生了疑虑。
于:我想具体说说,业内常见的、对猪蓝耳病疫苗安全性的困惑是:(1)疫苗毒和PRRSV野毒一样,本身具有免疫抑制,免疫后容易出现免疫抑制,猪群容易继发细菌病,从而容易导致猪群不稳定和生产性能下降;(2)疫苗毒本身具有一定的毒力,是猪场不稳定的源头,甚至可以直接导致发病。
王:如果要说猪场对猪蓝耳病疫苗免疫效力常见的纷争,(1)认为疫苗免疫原性差,免疫并不能产生足够的抵抗力来对抗野毒,免疫不免疫临床效果都一样;(2)觉得疫苗是有效的,对不同PRRSV毒株都具有免疫效力,免疫效果不好和疫苗批次的稳定性有关,选择疫苗时主要考虑生产、品控优秀的厂家。
黄:我也补充一点,(3)有观点认为,疫苗只能对疫苗的同源野毒具备好的效力,而对异源毒株的攻击效力有限,免疫猪场仍然发生PRRS往往是引进或存在疫苗的异源毒有关。
王:的确是这样。为了确切了解目前主流猪蓝耳病减毒活疫苗的临床安全性和效力,硕腾和黄毓茂老师都想通过试验来证实。也因此有了这个课题。今天黄老师将要分享的试验结果,对咱们科学认识目前主流猪蓝耳病疫苗的临床安全性和免疫效力,以及生产实践非常有指导意义。
 
第二节:三种猪蓝耳病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研究报告
黄:我们将分享一下去年做的三种不同蓝耳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的试验。当前我国很多猪场蓝耳病呈地方性流行,不时伴随流产风暴。严重点说,蓝耳病仍是猪场的头号危害疾病,严重危害生物安全和经济效益。而关于蓝耳病疫苗的用法和效果众说纷纭,业界也没有统一的说法。要真正了解蓝耳病疫苗使用后的安全性和效果,只能做试验。趁此机会,我们与硕腾合作,在温氏集团做了本次试验。下面我来介绍本研究的技术路线、试验设计和大部分的试验结果,于博博士将介绍本试验病理评估方面的结果。
1 试验技术路线
本次试验主要通过免疫不同的猪蓝耳病减毒活疫苗,然后用温氏分离的HP-PRRSV TP毒株攻毒来评估蓝耳病疫苗的临床安全性和免疫效力(技术路线见图1-1):(1)疫苗免疫临床安全性评估。主要指标是免疫后7天内的体温变化和免疫后至攻毒前这28天内的日增重,辅助评估指标为免疫后血清中IFN-r、PRRSV病毒载量以及ELISA抗体的变化。(2)疫苗效力评估。主要评估指标为免疫28天攻毒后的临床症状评分、体温变化,试验结束屠宰时肺部眼观病变、微观组织病变评分,以及攻毒至试验结束期间的成活率和日增重,辅助指标为攻毒后血清中IFN-r、PRRSV病毒载量以及ELISA抗体的变化。 
2.png
图1-1 技术路线图
 
2 试验设计
35头蓝耳病双阴性,猪瘟、蓝耳、圆环抗原阴性的18日龄仔猪,适应3天后(21日龄)开始免疫,免疫后28天攻毒(49日龄),攻毒后21天试验结束(69日龄)。攻毒毒株为温氏提供的HP-PRRSV TP毒株,注射和滴鼻攻毒剂量都是10-4TCID50病毒。试验分5组:T1组,为阴性对照组,不免疫疫苗、不攻毒;T2组,为阳性对照组,不免疫疫苗,只进行攻毒;T3组,为免疫某进口疫苗攻毒组,免疫某进口经典PRRS疫苗,49日龄攻毒;T4组,为免疫“瑞兰安”疫苗攻毒组,免疫“瑞兰安”,49日龄攻毒;T5组,为免疫某国产JXA1-R疫苗攻毒组,免疫某JXA1-R疫苗,49日龄攻毒。各组采血时间、体温测定、临床评估以及称重的见下表2-1。
 
表2-1 试验设计和分组
0.png
 
3 试验结果和分析
3.1 免疫后7天内体温变化 
 
0.png
图3-1 免疫后7天内各组猪只直肠体温变化
 
由图3-1可以观察到:在免疫后7天内体温变化中,T5组免疫后发热明显,仔猪在第5天高峰可达到40℃;其他组免疫后体温变化不大。这个指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不同疫苗临床安全性可能存在差异,T5组免疫后明显的体温反应提示某JXA1-R株疫苗临床可能存在风险。
 
3.2 免疫28天内日增重 
 
0.png
图3-2 免疫后至试验结束各试验组的日增重
 
我们从图3-2可以看到,免疫28天内日增重(疫苗接种至攻毒期间),T5组比其他组少100克左右,并差异显著,其他各组之间无显著差异。这个指标从另一个方面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不同疫苗临床安全性可能存在差异,和图3-1的结果一样,该结果也显示某JXA1-R株疫苗临床可能存在风险。
 
3.3 攻毒后的视频结果
攻毒后的14天和21天(试验结束当天)对试验各组进行了视频录制。从攻毒后各组猪的临床表现看,本次攻毒试验很成功,未免疫未攻毒组临床正常,未免疫攻毒组临床发病典型,不同疫苗免疫攻毒组临床有明显差异。通过视频可以观察可观察到:
(1)攻毒后第14天:T1组,猪的精神、体况等非常好;T2组,猪的已经死亡4头,且未死亡的3头均出现严重呼吸障碍,精神状态非常不好;T3组,猪的精神状态不太好,3头出现瘫痪,2头猪精神状态较差;T4组,猪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猪只均一度好;T5组,猪的精神状态也不错。
(2)攻毒后第21天:T1组,猪的精神、体况等较好;T2组,已经死亡5头,剩下的2头猪的精神状况非常差;T3组,猪的精神状态不好,2头猪死亡;T4组,猪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猪只均一度好;T5组,猪的精神状态不错。
 
3.4 攻毒后临床评分
 
0.png
图3-3 攻毒试验结束各试验组临床评分变化
 
对各组攻毒后的体况、食欲、精神状况、喷嚏、咳嗽以及呼吸障碍程度进行了临床评分,其结果见图3-3。由该图知:T1组攻毒后至试验结束期间都无临床症状;T2组攻毒后1天至试验结束时,临床评分都在5分以上,最高评分在攻毒后13~15天,达18分;T3组临床表现程度较T2组轻,但症状仍然明显,最高分仍可达12分,出现的时间比T2组早,在攻毒后9~12天;T4和T5组除了在攻毒后5天至12天有低的评分外(最高分不超过3分,无经验可能发现不了),其他时间无可见临床问题。。从这个结果来看,免疫疫苗对降低攻毒后猪只临床问题的严重性是非常有效的,但不同疫苗对该攻毒毒株交叉保护差异很明显,某进口疫苗不能提供好的保护,但“瑞兰安”和某JXA1-R株疫苗都表现很好的临床保护。

3.5 攻毒后体温变化
 
0.png
图3-4 攻毒至试验结束各试验组猪只直肠体温变化
 
攻毒后至结束时,各组每天的体温测定结果见图3-4,由图3-4可知:T1组攻毒后体温正常,基本无变化;T2组从攻毒后1天就开始发热,攻毒后3~5天出现第一个高峰,11~12天出现第二个高峰,直到试验结束整体仍然发热。该组最高体温在41.5℃以上;T3组攻毒后1天也开始发热,攻毒后3~8天至高峰,最高体温,接近41.5℃,但整体发热的强度较T2组低,发热持续的时间也明显低于T2组,攻毒10天后只有个体发热,不再整体发热;T4和T5组,除攻毒后3~7天有少数猪只有低热(40℃左右)以外,至试验结束都为发热。这个攻毒后体温的变化是临床评分的进一步细化,详细展示了每个试验组攻毒后的体温变化,该结果也进一步证实了上文临床评分的结论。
 
3.6 攻毒至试验结束日增重
 
0.png
图3-5 攻毒后至试验结束各试验组日增重
 
如图3-5所示:T1组正常生长,攻毒后至试验结束期间的21天内,日增重在600克左右,和T4、T5组差异不显著,优于T2、T3组,且差异极显著;T2组增重为负,且与其他各组差异都极显著;T3组日增重为T1的一半,300克左右,差于T4、T5组,且和它们差异显著。这个指标的结果和上文图3-3、图3-4的结果是一致的,都说明疫苗免疫是有效的,两个HP-PRRSV疫苗临床保护显著优于某进口疫苗。
 
3.7 存活曲线
 
0.png
图3-6 攻毒后各试验组死亡曲线
 
由图3-6知,试验期间,T1、T4和T5组试验猪都无死亡;T2组只有2头存活,在攻毒后9天、12天、14天、16天和21天各死亡1头;T3组死亡2头,在11天和21天各死亡1头。本结果也说明某进口疫苗对HP-PRRSV的攻击提供了部分保护,而“瑞兰安”和某JXA1株疫苗提供的完全的临床保护。
 
3.8 不同时间点的均重
 
0.png
图3-7 各试验组在3个时间点的均重
 
由3-7图可知,试验猪经历10次采血,T1组在试验结束时(69日龄)均重仍接近30千克;其次是T4组,为27.64千克;再次是T5组,为24.88千克;T2组最差,为16.1千克,低于免疫时攻毒前的17.56千克。试验结束时T2组的均重是攻毒后PRRSV感染的结果,而T2、T3、T4组的均重是免疫和攻毒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结合图3-2知, T4、T5组增重差异主要发生在免疫后至攻毒期间,它们的差异反映的是“瑞兰安”疫苗和某JXA1-R株疫苗临床安全性的差异;结合图3-5知, T4、T5和T3组增重差异主要发生在攻毒以后,它们的差异反映的是“瑞兰安”疫苗和某进口疫苗免疫效力的差异。
 
3.9 实验室检测数据
3.9.1 ELISA抗体变化
0.png
图3-8  各组PRRSV ELISA抗体阳性率变化 
 
0.png
图3-9 各组PRRSV ELISA S/P均值变化
 
由图3-8和图3-9知,T1组(无免疫无攻毒组)没有发生PRRS抗体转阳现象,T2组(无免疫攻毒组)转阳发生在攻毒后一周以后,各免疫攻毒组转阳都发生在免疫后14天;另外,各免疫攻毒组PRRSV抗体S/P值变化差异不大,只是T3组(免疫进口疫苗攻毒组)在攻毒3天后有较为明显的抗体值上升过程。从这个结果看,一方面,疫苗毒没有污染未免疫组;另一方面,T3组因为攻毒3天后抗体S/P值有明显的上升,说明该组攻毒后再次应答激烈,免疫保护不完全,和前文的临床结果一致。
3.9.2 免疫后攻毒至试验结束的qPCR结果
 
0.png
图3-10 各组血清中PRRSV拷贝数变化
 
图3-10表示的是各试验组攻毒后血清中病毒载量的变化,它是由荧光定量PCR测得的Ct值换算而来,属于“半定量”水平,但由图可以看出,攻毒后只有未免疫的T2和免疫某进口疫苗的T3组攻毒后血清中病毒载量非常显著上升,有明显的病毒血症期,而其他两个HP-PRRSV疫苗免疫组并无病毒载量显著的上升过程,这和上文其他临床指标得到的结论一致:某进口疫苗对HP-PRRSV不能提供好的交叉保护,而HP-PRRSV疫苗可以。
3.9.3 免疫后攻毒至试验结束的IFN-r变化
 
0.png
图3-11 各组免疫后血清中IFN-r的变化
             
图3-11 显示的是各试验组免疫后血清中IFN-r变化。本试验中IFN-r是评估免疫效力的一个辅助指标,是通过IFN-r的商业ELISA试剂盒测出的,具有“半定量”性质,一定水平反映机体受病毒刺激的反应程度和病毒复制水平,从该图中可以看出未免疫组和T2组接受攻毒后机体反应的程度强,时间也长。

3.10 病理观察结果
于:接下来,我为大家讲解该试验中眼观病变和组织微观病理变化相关的内容。我们知道,蓝耳病病毒生长于肺部巨噬细胞中,引起肺部为主的全身性血管炎症,因而我们主要在试验结束时对猪的肺部进行解剖与观察。
3.10.1 眼观病理病变
 
0.png
图3-12 各疫苗免疫组剖检时有代表性的肺部表现(由左至右依次为:T3组、T4组和T5组解剖肺部表现)
 
在眼观病理病变中,由于T2组发病重,病变很明显。不同的疫苗免疫攻毒组差异很明显,由图3-12可见,T3组的肺部病变较严重,出现肺部实变、细菌感染的胸膜炎和腹膜炎等病变明显;T4组的肺部基本上无病变情况,呈现粉红色气囊状结构,触摸柔软。放置一段时间后会自然回缩,体积变小;T5组的肺部有“暗斑”,这可能是病毒引起的局部实变,也可能是细菌引起的炎性渗出。
3.10.2 组织病理病变
 
0.png 
在组织病理病变中,我们用显微镜观察肺部切片。其中,T1与T4组很相像,白色空腔较多,说明肺泡富余,肺部功能较好;T2组表现最差,空洞基本被炎性产物填满,肺部失去大部分呼吸功能。这些炎性产物导致猪只一直发烧,和临床观察结果一致;T3组较差,与T2基本相同,炎症导致间质增生,影响肺部正常功能;T5组保留一部分肺部功能,但炎性物质和增生情况也不容忽视。
我们进一步对疫苗免疫攻毒组试验结束时剖检的所有肺进行了微观病变水平评分,包括肺泡间质增生、肺泡间质炎症细胞浸润、肺血管周边炎症水平等3个指标,每个指标从0~5分,无病变评分为0,分越高病变越重。结果见表3-1(为了更客观评估病理结果,病理专家的这些评分都是建立在双盲的基础上)。
 
表3-1 3个免疫组试验结束时肺部病变各指标的严重水平
0.png
由表3-1可看出,T4组的评分最低,微观病理评分明显优于其他疫苗免疫组,这个结果和临床观察和增重数据一致。
 
4. 结论
黄:我想到目前为止,大家通过我们展示的本试验各组免疫后临床体温变化、增重情况,以及免疫攻毒后的临床表现、增重变化以及实验室的结果,可以知道,一方面,本试验是成立的;另一方面,可以回答我们试验初衷想回答的两个问题,即不同蓝耳病减毒活疫苗是否有临床安全性的问题,和疫苗免疫对蓝耳病感染的效力以及不同疫苗效力差异的问题。本研究的结论是:(1)蓝耳病减毒活疫苗临床安全性是有差异的,JXA1株疫苗存在临床安全性的风险,“瑞兰安”相对是安全的;(2)免疫减毒活疫苗对蓝耳病病毒的攻击是有效的,但不同疫苗差异很大,某进口疫苗对HP-PRRSV TP毒株的攻击只能提供较低水平的部分临床保护,而“瑞兰安”和某JXA1-R株疫苗能提供完全的临床保护。综合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效力来看,目前“瑞兰安”是防控HP-PRRSV的佼佼者。
 
第三节:猪蓝耳病疫苗免疫的是是非非
王:黄老师,您分享的研究中证明,用“瑞兰安”免疫21日龄的仔猪是安全的,临床上能完全抵抗TP HP-PRRSV的攻击,“瑞兰安”在参与试验的疫苗中,综合性能表现上最好。但是,我们注意到目前几乎所有的PRRSV减毒活疫苗只被官方批准使用在3周龄和3周龄以上生长猪、后备母猪以及配种前3~4周的种猪,不被允许用在3周龄以内、阴性猪群、妊娠母猪或种用期的公猪。
黄:实际上,临床上大家会担心。使用疫苗,如果是JXA1-R疫苗对母猪安全性有一点影响,对小猪直接会发病,今天的试验也证明了这一点。经典蓝耳对小日龄小猪,也是有问题的,尽量不要低于14天免疫(滴鼻、饮水免疫等)。“瑞兰安”,临床上没有出现这个问题。于博士,您对不同PRRSV减毒活疫苗对幼龄仔猪安全性怎么看?
于:JXA1-R株尽量不要小日龄用。王博士,不同PRRSV减毒活疫苗对幼龄仔猪的安全性,您的观点是什么?
王:目前多数的猪蓝耳病阳性场,PRRSV在保育期循环。临床实际中,我们常常在PRRSV循环4周之前完成“瑞兰安”的免疫,最常见的免疫时间是2周龄左右。对于病毒循环较早的猪群,断奶前后就出现PRRS问题的猪群,我们往往在更小日龄就免疫“瑞兰安”(5~7日龄)。当然,这类猪群往往母猪群不稳定,往往排毒给小猪,常常需要通过加强母猪群免疫等措施先稳定母猪群。另外,“瑞兰安”在出厂前都需要经过10倍剂量免疫3周龄左右仔猪,如果出现临床副反应就不能上市。
黄:刚才我们讨论了不同PRRSV减毒活疫苗对仔猪的安全性。那不同PRRSV减毒活疫苗对母猪的安全性怎么样?
王:确实有文献报道,减毒活疫苗在妊娠各阶段免疫对母猪的繁殖性能都有影响。但实际运用中,无论国内外,许多PRRSV阳性猪场母猪群都是群体免疫的,我们看到不少PRRSV阳性场通过每年群体2~3次“瑞兰安”,母猪的产仔性能、分娩率都比较稳定,甚至有持续的改善。
黄:确实如此,蓝耳病疫苗在临床上,不同毒株的效果不同,毒力返强问题更是糟糕。而免疫方式上,跟胎较少,普免较多。我们认为,跟胎可能会造成母猪排毒,容易感染仔猪。产前免疫又可能导致胎内感染和流产。因而还是普免较好。
于:关于毒株返强的问题,大家都是比较恐惧的。很可能在垂直传播后,刚出生仔猪没有抵抗力,蓝耳病毒在仔猪中繁殖、变异较快,往往是比较严重的蓝耳病毒感染。
王:黄老师、于老师,本次试验用于攻毒的毒株是TP HP-PRRSV,那对近年逐渐增多的类NADC30毒株效力如何?
于:类NADC30的普遍流行是毋庸置疑的,但目前没有商品化疫苗。我认为,当前使用的蓝耳病疫苗有一定的交叉保护效果,高致病性的减毒疫苗对蓝耳病防控效果较好。
黄:类NADC30在猪场中普遍扩散,容易在密度大、通风不良的猪场暴发。而通风较好的猪场则不明显,即便是阳性场,也只是在保育阶段出现少些问题。所以,类NADC30的危害没那么大,可以看作是条件性致病病原,通过加强通风、保温等饲养管理措施来缓解症状出现。我认为,猪场最好只选用一个毒株进行免疫,以免出现蓝耳毒力返强的情况。
王:从目前公开发表的猪蓝耳病疫苗对我国类NADC30毒株的免疫效力的研究文献来看,结果并不一致。Bai Xiaofei等(2016,vaccine)评估了BI MLV和4种HP-PRRSV减毒活疫苗(JXA1-R、HuN4-F112、GDr180、TJM-F92)对类NADC30毒株HNjz15的免疫效力,从攻毒后的临床表现、体温变化、增重、病毒载量、组织病变等结果看,这几种疫苗都不能提供完全保护,并且无显著差异。
从后来周磊等(2017,Veterinary Microbiology)评估BI MLV和JXA1-R疫苗对类NADC30毒株CHsx1401的免疫效力上看,这两个疫苗都只能对CHsx1401提供部分保护,BI MLV免疫攻毒组增重优于JXA1-R免疫攻毒组,但JXA1-R免疫攻毒组的攻毒后病毒血症比BI MLV免疫攻毒组下降得更快。Sun Ying-Feng等(2018,Veterinary Microbiology)评估了BI MLV和JXA1-R对类NADC30毒株TJnh1501(HP-PRRSV和NADC30的重组毒)的免疫效力,发现这两个疫苗免疫后都能减少后来TJnh1501攻毒后的发热时间和血清中的病毒载量,却没有减少临床发病和肺部病变。而从Zhang Qiaoya(2016,Veterinary Microbiology )评估TJM-F92、R98对类NADC30毒株FJ1402(HP-PRRSV和NADC30重组毒)的免疫效力的结果看,TJM-F92免疫攻毒组攻毒后基本不发热,显著优于R98免疫攻毒组,攻毒后的病毒血症下降速度也显著优于R98 免疫攻毒组。最近Zhang Hewei等(2018,Virologica Sinica)的研究结果显示,TJM-F92株减毒活疫苗是安全的,对类NADC30毒株HN201605 F3的能够提供完全的临床保护(从攻毒后的病毒血症、临床表现、发热以及病理变化等方面)。到目前为止,看起来TJM-F92对类NADC攻毒效果不错。
于:不论是实验室试验还是临床效果,大家对于蓝耳病疫苗的免疫效果口径不一,这个问题以后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和讨论。
黄:从刚才的文献叙述中,表明看各有各的说法,但实际上有共同点。比如江西株免疫后对病毒血症有明显下降效果,但增重较差等。不过,更深层次的研究,更好的应用还需要更多人的探索。
今天我们的讨论暂时就到这里,希望能给广大养猪朋友们的应用提供一些帮助,谢谢大家的收看。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