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饲料企业掀起涨价潮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7-12-25 来源:新饲料
1、多个饲料企业宣布饲料涨价
最近原料价格疯涨,饲料厂提价已成必然的,只是什么时候提价,一次性提价多少。中大规模的饲料厂都不是采用“即买即用”的策略,都是要提前备货,现在这种情况下,估计很多饲料厂早已经开始备货了,而且动作不会小。
企业正式发文:
9月,大北农、嘉吉、正虹、禾丰、安佑、正邦、金新农等等,从预混料、浓缩料到配合料,饲料企业价格几乎全线上涨;11月,成都双胞胎、四川大北农、云南安佑、茂名加大、茂名中粮等饲料企业宣布涨价;12月,茂名通威、恒兴股份、澳华、粤海饲料集团旗下湛江海荣以及海大集团旗下茂名海龙等多家饲料企业正式宣布涨价。
事实上,11月底,茂名饲料行业协会发出涨价建议通知后,茂名中粮、百洋股份等企业率先宣布水产饲料涨价,恒兴、海大、通威、粤海、澳华等企业随之放风声涨价,但是直至这两天才真正靴子落地。
2、部分原料药企减产80%
部分原料药企减产80%,明年3月前全面停产。除了饲料,兽药方面情况也不容乐观。随着国家环保整治行动的持续和升级,各地“环保风”越演越烈。日前环保部、发改委等10部委,联合北京、河北等6省(市)政府下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简称《方案》),特别强调:涉及原料药生产的医药企业,如果违反排放工序原则上将实施停产。
据悉,去年底,石药、华北制药等原料药生产企业因环保不达标被勒令停产且损失惨重,据华北制药的公告显示,因停产净利润损失5493亿元。业内人士表示:“原料药企不少是污染大户,这么动真格势必关停一批工厂,下游可能面临时不时的缺货断供,但终端药难以跟着涨价。”
齐鲁制药部分厂区被停产
目前,齐鲁制药有限公司工厂车间内的生产线空了一多半,只有20%~30%仍在使用,剩下的员工在厂里培训。对此,齐鲁制药齐鲁安替(临邑)制药有限公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以下简称“临邑厂区负责人”)表示,目前除少数正在进行乳糖验证的无菌车间外,其余涉及VOC排放的原料药车间已经全部停产。
据《通知》,除临邑县外,京津冀“2+26”城市凡是涉及VOC排放的原料药企业都将在采暖季(2017年11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全面停产。
“如果停产4个月,对利润及销售基本就是三分之一的影响,你想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与南方的企业相比差距就会非常大了。”临邑厂区负责人告诉记者。
除齐鲁安替(临邑)制药因原料药面临环保的停产压力外,齐鲁制药近年来屡遭环保问题诟病。
华北制药被立案处罚
无独有偶,另一大药企华北制药被处罚。
河北省今年第三轮省级大气环境执法专项行动,将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等一批“明星企业”推到了环境污染治理的前台。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该企业青霉素V钾车间正在生产,10个发酵罐处于发酵状态,该企业发酵车间密闭不严,车间内有部分涉VOCs废气未经集中收集处理直排室外。
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制药总厂违反《大气污染防治法》的行为随即进入立案处罚程序。事实上,以华北制药为代表的原料药生产企业正面临与日俱增的环保压力,继去年年底备受关注的石家庄药企停产事件后,今年取暖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2+26”城市涉原料药生产企业涉VOCs排放工序,实施错峰生产。
公开资料显示,华北制药主要生产青霉素类、抗生素、维生素等医学产品,这类药物需要通过化学原料药生产,但原料药工序繁多,在此过程中产生较大量的废水废气废渣,又由于单类物料数量少,成分复杂而在终端治理上面临高成本问题。
华北制药相关负责人表示降低原料药产量,“原料药和制剂药的比例现在降低到了五比五,未来原料药比例将降低到三成”。
另据新华社消息,位于银川市永宁县的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启元药业有限公司因异味治理不达标,自12月4日起全面停产整治。
在环保治理压力下,停产的企业并不会少。据了解,因环保限制原料供应,造成部份原料价格上涨,另外出口订单量大,天新药业维生素B6产品从12月13日起,暂时停报停签;山东某氯化胆碱厂家因受环保限制、原料供应等因素影响,生产不能正常进行,目前暂停对外报价。
原料药企减产停产,动保企业面临严峻考验
随着《通知》对原料药的限产、停产等措施,多家券商研报也预期原料药预期将迎来价格上涨。记者查询价格信息发现,青霉素工业盐、硫氰酸红霉素、6-APA等原料药和中间体均在11月份出现不同幅度的价格上涨。
终端药会不会因此“水涨船高”,引发新一轮价格普涨?观察人士认为消费者不必太过担心。“下游制剂企业原料涨价很大程度要自行消化。”背后还是价格监管在起作用。“药价放开后,药企并不敢随便调价,因为监控很严,有的药企宁可原料贵时暂时不生产,也不愿冒着被约谈的风险轻易涨价,尤其是对市场份额占比不高、不是公司‘摇钱树’的产品而言,更不会轻易涨价。”
山西康洁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贾建刚表示:其实从今年5月开始,各种基础原料就在陆陆续续涨价,我们仓库还有一定的原料储备,但随着原料厂的大量停产,缺货现象将越来越明显。我们将根据市场原料供应对自身产品结构进行优化调整。
山西乾泰动物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屈新家表示:目前我们也有积压的一定的原料库存,虽然原料涨价,但并没有对客户涨价,暂时由企业自身承担原料涨价的压力。面对原材料涨价,我们也在观望当中,如果市场长时间缺货原材料高价运行,我们也会做相应的调整。
3、涨价背后养殖企业何去何从
2015年,行情持续低迷,500万散户退出养殖业;2016年,环保禁养致各地调减生猪3600万头;
2017年上半年,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21.3万个;这样的数据还在继续。
但,还有这样的数据:
养猪大企业上千亿砸进猪市,仅半年就多出4500万头猪,平均每月增加1千万头;大北农12月初投资超50亿再次进军养猪业;
唐人神12月初预计2018年出栏80多万头,比今年多出栏30多万头;新希望11月表示2018年生猪产能目标是350万头、提出2021年实现1800万头生猪出栏;金新农提出未来3年生猪年出栏规模力争达到200万头;这样的数据也在继续…
再到大家最关心的猪价(如图):
猪价直线下跌,又波浪式上升,显然,这个波浪显得有些后劲不足,但占据养殖成本70%的饲料这次可毫不留情。
此轮饲料企业涨价,与微量元素、添加剂等涨价有分不开的关系,但在猪价不利好的情况下,饲料的涨价确实增加的养殖成本。
在这种大环境,小规模养殖户怎样才能逆袭?杀出自己的一条血路?
成本!环保政策不可控,大企业扩张不可控,猪价不可控,饲料价格不可控,唯一可控的、有说话权的只有成本。较于小户,达到规模养殖不仅在资金上有难度,在土地、技术等问题上都有较大的困哪,因此,该怎么做?
①借助外力。公司+农户、合作社养猪。虽然会存在一定的争议,但确实能降低养户风险,在技术、在成本上压力都会相应减少。
②特色养殖。消费者越来越注重健康,对石材有越来越严格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开展特色养殖或许会是一条较好的出路。
③自给自足。有多年养殖经验、资金较充裕,且有环评等资格证的养殖户可选择家庭农场模式。风险小,自己做主。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